Posted on

美国会变成西班牙语的天下?专家称英语霸权在“有生之年”难撼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nyunlai.com/,西班牙队

过去数十年间,来自拉美国家、说西班牙语的合法与移民移民大批涌入美国,这引发美国民众的一些担忧,而这样的忧虑情绪也在2016年大选中把主张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的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源源不断的说西班牙语的移民从墨西哥和其他拉美国家不断进入美国。为了迎合照顾这个群体,美国许多公共场所都增加了西班牙语标识,连教堂礼拜都特设了西班牙语专场。这使得有识之士担心,假以时日,美国会不会和邻国加拿大那样成为双语国家,英语的霸主地位会否遭受动摇?

如此的担心早已有之,在2006年,美墨边境处的德克萨斯州的一座小城就颁布法规,规定英语为当地“唯一合法语言”。市场希望以此举来阻止这种城市被越来越多的新移民鸠占鹊巢。但事实证明,在移民洪流面前,如此行动只有螳臂当车式的象征性意义。

目前,西班牙语作为美国第二大语言的地位已不可动摇,占美国总人口七分之一的4860万人都以西班牙语为母语——这一人口甚至已经超过了西班牙本土。而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数据显示,到2060年,说西班牙语的美国人将再增长115%,达到1.19亿,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也达到四分之一,这将与操法语的人口在加拿大所占的比重相似。因此,以北邻的现状为戒,美国人自然有理由区担心:自己的国家有朝一日也会因为语言问题而发生撕裂。

但语言学家却之处,上述的担忧完全是杞人忧天。基于对美国拉丁裔人口最多的南部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佛罗里达等州的西班牙语-英语使用状况的调查,可以得出结论:美国并不会被西班牙语占领,相反,真正发生的情况却是西班牙语者不断迫于社会压力改用英语,令他们的母语在同化洪流中渐渐被吞噬。

这一结论似乎与人口普查数据相悖。人口研究显示,就算“特朗普墙”能够最终被修建完工,拉丁裔人口在未来数十年间仍会继续涌入美国,而他们的生育率也远高于操英语的美国白人,因此,其人口比重持续上升是可以预见的。但语言专家却指出,并不是所有的拉丁裔后裔都会继续保留自己的母语,通常,三代之后的移民人口就会被同化到只会说英语,或者至少以英语为第一母语的程度。这意味着西班牙语的流行程度,并不会随着人口比例的增加而同步提高。

实地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一些年幼的新移民虽然早年跟随父母习得西班牙语为母语,但很快在美国受教育的过程中就会成为双语使用者,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益发习惯于说英语而不是西班牙语。于是,在三代人的过程中,语言替换进程便会完成。而这,正是社会语言学上弱势语言被强势语言吞噬替换时的一般规律。

事实上,随着教育的普及,西语后裔能够说熟练英语的比例还正在持续上升。2000年时,73%的5-17岁拉丁裔青少年能够说流利的英语,而到了2014年,这个比例便上升到了88%。显然,在英语的强大文化、经济、社会地位面前,西班牙语光靠着新移民带来的人口规模压力,是难以全面占到上风的。

对于青少年而言,语言上的隔阂便意味着在社交上被疏离,如此的社群压力会让孩子们甚至在还在上幼儿园时就主动发生语言转换。最终的结果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爷爷奶奶们还在家里继续说西班牙语,但孙子孙女们在外面却只说英语了。调查的结果一如预想:拉丁裔青少年纷纷表示,只有在家和老人们交谈时,才会继续说西班牙语。

所以,就连在多达三分之二人口都是古巴裔移民的美国本土最南端大城市迈阿密,仍然是英语,而非西班牙语才是首选商务和教学语言。那些认为西班牙语会以这里为跳板逐步攻占整个美国的“阴谋论者”,到此或许也可以休矣!

事实上,当前美国普通公众对于“西班牙语入侵”所存有的恐慌,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19世纪的“大移民时代”,来自德国、意大利、波兰和瑞典的移民也带来了各自的语言,并一度也被认为对美国的自身认同造成了威胁和冲击。然而,最终这些移民的语言都消失在了历史洪流中。

担心英语地位受到冲击的人往往没有意识到一点:自人类开始拥有语言的15万年间,从来没有一种地位如今日之英语般巩固的语言。互联网的发展非但没有促进语言的多样化,反而进一步强化了英语霸权地位。

所以,在美国,真正需要得到立法保护的不是英语,恰恰是包括西班牙语在内的少数族裔语言。如果“特朗普墙”果真阻断了新移民的大量集中输入,那么西班牙语在美国的地盘就会快速退缩,最终或许将回归到像汉语和意大利语那样,只在“唐人街”和“小意大利”这样的小规模移民聚居区中使用之状况。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