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那些年车差签背后的故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nyunlai.com/,欧冠切尔西

随着罗曼 -阿布拉莫维奇在2003年正式入主斯坦福桥,鲜少有球队能和切尔西一样在转会市场里占据如此之多的头条新闻。 阿布接手后,时任阿森纳俱乐部副主席大卫-迪恩抱怨: “阿布把他家的俄式坦克停在了我们的草坪上,对着我们发射着50英镑钞票。 ”那些年,切尔西已经成为了转会市场上最为活跃的球队。

在那段时间里,从马克莱莱到德罗巴,再到阿扎尔和罗本,一些西甲历史上最优秀的球员都被买走。但有些时候,即使富到流油也有他们想要却得不到的球员。在阿布时代,充斥着不少蓝军追逐但最终没有登陆斯坦福桥的球员。

杰拉德和鲁尼这两位英格兰球星是拒绝加盟切尔西的代表性人物,但本文将揭露其他与切尔西产生“绯闻”却没有加盟的球员轶事……

这笔交易就像是在比赛最后时刻被乌龙球“绝杀”那般苦涩。2008年夏窗,切尔西从皇马收购罗比尼奥已经接近尾声,但交易在最后时刻失败,令这位巴西球星压哨转投曼城。

时至今日,大家普遍认为,切尔西在转会还没完成之前就在官网发布了印有罗比尼奥名字球衣的行为惹恼了皇马,才导致了交易失败。不过时任皇马主席雷蒙-卡尔德隆在接受采访时则透露了另一个版本:“整个夏天,罗比尼奥和他的经纪人瓦格纳-里贝罗都在和我说要求让他离队,不过他们没跟我说是具体哪家俱乐部。”

“他们告诉我,已经有一份邀约摆在了桌面上。但无论是我还是俱乐部,都没有收到过来自切尔西的任何报价。瓦格纳说我必须要让小伙子离队,因为C罗(一年后)就要加盟了,而且必然会成为皇马的明星。我总回应:‘如果收到报价,我会考虑的。’”

“我一直在等待一份4000欧元(约3490万镑)的报价。切尔西的球衣事件是问题所在吗?我并不觉得是。我认为实际状况是这样的:瓦格纳告诉切尔西我们这边需要4000万欧后,蓝军就停止了追逐的步伐。我们从来都没有收到来自切尔西的正式报价。”

“切尔西的CEO彼得-肯扬从来没有就此事联系过我,他是我的好朋友,他也有我的电话。那个夏天更早些时候,他和我就罗本(从切尔西加盟皇马)的转会交易进行过谈判,所以如果他对罗比尼奥确实感兴趣,他会给我打电线点,我们才收到真正送上报价的第一通来电。当时在我的办公室里,我被告知曼城想和我通话,事情就是这样。那时候时间所剩无几,谈话时间很短,简单来说:他们提出了报价,我们达成了协议,第二天钱就到账了。”

最终,曼城为罗比尼奥支付了3250万镑。曼城的新老板在引进巴西球星时击败阿布,被认为是一个强势竞逐英超的宣言。然而,罗比尼奥在17个月里仅仅攻入16球,随即就被租借至桑托斯,并且于2010年被甩卖到AC米兰。

至于里贝罗,这些年来他一直坚称是切尔西官网的出错,才导致罗比尼奥转会切尔西的失败。

里贝罗表示:“肯扬来马德里是为了和我们会面,我们在迪马利亚餐厅(De Maria)共进晚餐。我们离开的时候,街上都是是记者和摄影师。第二天早上,我们就登上了《马卡报》和《阿斯报》的头版,头条就写着罗比尼奥和切尔西联系在一起。”

“转会切尔西的想法吸引着罗比尼奥。(前巴西国家队主教练)斯科拉里作为切尔西主帅是其中另一个原因,另外从财务上看,那是最好的报价了。但是,皇马却看到切尔西已经在官网开始出售罗比尼奥球衣。”

“卡尔德隆和(皇马总监)何塞安吉桑切斯向媒体表示,这一切令人怒不可遏。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拒绝了切尔西。曼城当时正想要打造一支伟大的球队,罗比尼奥的表现并不差,只是那时候的曼城还不具备和切尔西、曼联、利物浦以及阿森纳抗衡的实力。”

意大利最顶级的中场球星之一的皮尔洛,原本可能是安切洛蒂在切尔西进行改革的其中一员。

作为2009年夏天从AC米兰跳槽执教切尔西的其中一部分,安切洛蒂在谈判中要求切尔西从AC米兰挖走皮尔洛。安切洛蒂想从自己在圣西罗球场构建的球队中,把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带走,帮助自己在斯坦福桥球场迅速打造自己的风格。

切尔西曾开出700万镑附加射手皮萨罗的报价遭到AC米兰拒绝,后来当报价已经达到红黑军团的2000万镑要价时,切尔西以为胜券在握。当皮尔洛已经开始与切尔西谈判个人待遇的时候,整个交易遭到突然叫停。在那年夏天被切尔西和皇马分别将安切洛蒂和卡卡带走后,AC米兰迫于球迷的压力不准皮尔洛离队,由时任俱乐部主席贝卢斯科尼亲自官宣这一消息。

皮尔洛在2012年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谈道:“AC米兰不愿意放我离开。我和安切洛蒂的关系非常好,所以在他去切尔西的时候我联系过他。我已经开始和切尔西那边展开谈判了,但最终AC米兰没有放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留下的原因。”

“那肯定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尤其在我已经30岁的时候,我会很向往。为什么不去闯一闯呢?但很不幸,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前切尔西技术总监埃梅纳洛永远不会被广大切尔西球迷所怀念,倘若他在2013年能成功从桑托斯挖来内马尔的话,情况肯定大为不同。

早在2010年,切尔西就开始追逐内马尔。后来,当埃梅纳洛亲自赶赴巴西谈判时,切尔西仍然很有希望击败巴萨签下这位巴西新星。

埃梅纳洛为内马尔及其父亲准备了一场激昂的演讲,他以NBA传奇巨星迈克尔-乔丹对芝加哥公牛的强大影响力作为例子,向内马尔父子描绘了斯坦福桥将会因为内马尔的到来而得到什么。

当时的切尔西已经是一家相当成功的豪门俱乐部,在阿布入主以来,他们已经拿下1座欧冠冠军、1座欧联杯冠军、3个英超冠军以及6个国内杯赛冠军。埃梅纳洛认为,内马尔能让切尔西在全世界家喻户晓,就好像乔丹之于公牛那样。

与此同时,穆里尼奥已经确定要“二进宫”,他和切尔西高层都盼望能得到内马尔。埃梅纳洛告诉内马尔:“你将会带领切尔西走上足球之巅。”

当时受聘于桑托斯的球员律师马科斯-莫塔在2017年出版的《足坛的秘密交易:转会市场是怎么被渗透的》一书中揭秘了这笔转会交易,他认为这是他所听过最棒的“画大饼”演讲,并补充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内马尔听一个人说了30分钟还不看手机的。”

不过对于切尔西来说最不幸的是,内马尔在那个阶段的梦想是登陆诺坎普球场,所以埃梅纳洛所付出的努力只成徒劳。原来切尔西所不曾知道的是,巴萨早在2011年就同意了一份价值3500万镑的交易,其中先预付了870万,等于是提前敲定了内马尔的加盟,这一举动后来导致了针对巴萨而来的大规模逃漏税调查。

更早一年,也就是2010年,当时的内马尔只有18岁。桑托斯俱乐部主席路易斯-阿尔法罗-德-奥利维拉-里贝罗、内马尔父亲、内马尔经纪人瓦格纳-里贝罗、以及代表切尔西的超级经纪人皮尼-扎哈维在纽约的希尔顿酒店进行了会谈磋商。

在最初对内马尔加盟切尔西一事不感兴趣后,老内马尔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桑托斯主席说:“老内马尔在那次会面中改变了想法,他希望我一起参加。他们提供了一大笔钱以及内马尔的职业规划、一辆新车、一处豪宅以及其他所有。我说:‘不不不。’”

桑托斯向切尔西还了价,但无法阻止切尔西俱乐部主席布鲁斯-巴克在2010年8月亲自飞往巴西试图敲定这笔交易,这其中包含了3050万镑的转会费以及一份周薪9万镑的合同。

不过,为了留住内马尔,桑托斯提供了很多额外福利,包括了加薪以及70%的肖像权,甚至还承诺为他配了一名语言治疗师、语言课程以及专属公关。桑托斯甚至出动了传奇巨星贝利作为说客,最终令内马尔决定再留一年。后来,巴萨就打电话找上门来。

2017年的新援对于切尔西来说,并没有太多好印象。切尔西那年夏天在莫拉塔、德林克沃特、巴卡约科身上共斥资1.38亿英镑。更糟糕的是,范戴克和张伯伦在同一年却双双无视切尔西的示好,先后转而加盟利物浦。

这两桩转会有着一个共通点,比起坐镇斯坦福桥的孔蒂,这两位球员都更喜欢克洛普的性格。这对孔蒂来说无疑是遭到了打击,他在自己执教的首个赛季(2016-17)就赢得了英超冠军,让克洛普大为逊色。不过在冠军之余,孔蒂在训练场上以魔鬼教头著称,风格也更倾向实用主义,而且他与切尔西高层的关系也已经处于下坡。

据了解,范戴克和张伯伦对孔蒂还能在斯坦福桥执教多久有所存疑,相反克洛普在默西塞德的未来则毫无疑问。两人的质疑后来被证明是对的,孔蒂在2018年完成了第二个赛季的执教后便挂帅而去。

公平地说,切尔西注定会在范戴克的转会上灰头土脸。除了想为克洛普出战外,范戴克也被众多利物浦球迷的热情所打动。

当南安普顿就利物浦私下联系范戴克一事兴师问责时,切尔西希望凭借着和“圣徒”的良好关系能让范戴克可能转投斯坦福桥。不过,范戴克可是铁了心要换上红色战袍,即便需要等到2018年1月1日才正式以7500万镑转会利物浦,他也在所不惜。

切尔西一度被认为是收购张伯伦的最大热门,但他们又出幺蛾子了。除了对于孔蒂是否继续执教存疑,他还担心意大利人想要把他安排在右边路的位置,这是一个张伯伦在阿森纳一直不想占据的位置。

相反,张伯伦确信克洛普会把他放在中路。尽管切尔西准备提供更高的薪资待遇,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投奔克洛普。另一个不利于切尔西的因素,是同为英格兰国脚的亨德森以及乔-戈麦斯在克洛普麾下成长迅速的事实,让张伯伦作出了前往安菲尔德的决定。

在西班牙众望所归终将要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夺魁的期间,大卫-席尔瓦曾公开表达想要前往英超发展的意愿,更确切地说,他想去一家身披蓝袍的球队。

席尔瓦说:“切尔西已经在过去五年里成为欧洲最优秀的俱乐部之一,或许他们没有像皇马或AC米兰那样的历史底蕴,但他们正在创造他们自己的历史。切尔西没有理由不会成为像皇马那样的豪门,未来可期。”

“切尔西可能和巴萨一样,拥有全足坛最强劲的阵容。如果有球员加盟切尔西,他一定知道自己将会赢得些东西。我认为和他们一起踢球是十分荣幸的事情,切尔西是一家可以值得为之效力而且可以在国内联赛以及欧战赛场上实现个人野心的伟大俱乐部。”

在2007年欧冠8强赛巴伦西亚与切尔西的比赛中,当时还是巴伦西亚一员的席尔瓦以一脚敲山震虎般的世界波在斯坦福桥攻破了切赫保守的大门,这个进球也让切尔西注意到了他的天赋。随后每次转会窗重启,席尔瓦转会切尔西的传闻都不绝于耳。2010年夏天,当时已经24岁的席尔瓦已经做好准备要在世界杯后开启新的挑战。与此同时,切尔西也将在合同到期后送走乔-科尔,一切似乎都让人感觉水到渠成。

但是,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被阿布扎比财团收购两年后的曼城,在曼奇尼的统率下已经成为野心勃勃的新势力,他们希望能将这位西班牙国脚带到曼彻斯特。或许席尔瓦在南非回应的“妾有意”,是对切尔西的“郎有情”作出的最终喊话,只等最后男方聘礼到位,双方礼成。

当时是席尔瓦经纪人的胡里奥-略伦特表示:“我们在三家俱乐部的报价中犹豫再三,其中一家就是切尔西。如果席尔瓦不想去曼城,那么转会是不会发生的。”言下之意,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位经纪人在恳求更有实力的俱乐部——刚加冕英超冠军的切尔西,应该像个爷们般站出来。

但随着切尔西将目光转移到内马尔的身上后,曼城趁机截胡,最终向巴伦西亚支付了2600万镑后,为这位中场组织大师浅蓝袍加身。此后10年的曼城生涯里,席尔瓦为蓝月亮出场超过400次,并为球队赢下了4座英超冠军以及7座国内杯赛冠军。

席尔瓦并不是唯一一个切尔西后悔放弃而转投曼城的引援目标。去年11月,The Athletic就曾详细揭露他们是如果错过了阿圭罗,不过也并非每次的错过都会带来困扰。

2014年,在曼城以4200万镑从波尔图签下曼加拉前,切尔西及时从这次转会竞逐战中脱身而出。

这位中卫曾在转会前公开表示更倾向加盟切尔西,但他后来却只能为证明自己的身价而苦苦挣扎。去年夏天以自由身身份加盟巴伦西亚前,曼加拉在曼城效力的5个赛季里仅仅出战79次。鲜为人知的是,早在他还效力于标准列日的时候,切尔西就有机会以超低价将其买下。

迈克尔-贝克在2010年曾是曼加拉的代理人,在他的帮助下,这位当时年仅19岁的法国球员被球队从前锋改造成后卫,标准列日希望借此能大赚一笔。贝克还曾是巴拉克的经纪人,这位德国名将在2006年成为切尔西最著名的引援之一。

显然,这意味着贝克和切尔西高层有着良好的关系。贝克曾向斯坦福桥的掌权者们提到过曼加拉,并希望他们将这位小将看作值得引进的球员。曼加拉确实被考虑过,但也仅局限于几次谈话当中,切尔西早已把更多的关注投向了本菲卡中卫大卫-路易斯,这位巴西国脚于次年冬窗加盟切尔西。

2011年夏天,曼加拉以600万镑加盟波尔图,随后他的经纪人贝克被超级经纪人门德斯所取代。

通常来说,如果球队试图签下是他们支持者的球员,这被认为是一种优势。但是,卢克-肖却是一个典型的反例。

切尔西希望在2014年夏天让卢克-肖成为即将离队的阿什利-科尔的接班人,并且准备每周支付给这位南安普顿左后卫9万英镑。对于一名才即将年满19岁的后卫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卢克-肖出生于伦敦西南部的金斯顿,他的家人都是切尔西的铁杆球迷,尽管曼联对他很感兴趣,但球迷认为他加入切尔西只是时间的问题。但令时任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非常沮丧的是,曼联为卢克-肖开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13万英镑高薪,令后者对切尔西的忠诚很快就被瓦解。

切尔西中断了与卢克-肖的谈判,从马竞买来了巴西国脚费利佩,而卢克-肖则前往老特拉福德球场。此后,穆里尼奥在其执教生涯当中不断向媒体透露自己对于这位英格兰国脚的看法。

穆里尼奥曾说:“如果我们为了签下年仅19岁的卢克-肖而答应更多的要求,我们就死定了。我们会因此不仅违反了财务公平政策,而且也扼杀掉了我们更衣室的稳定。当你向一个19岁的孩子支付那么高昂的薪水时,尽管他是一位很好很棒棒的球员,当一旦你这么做的时候,第二天就会有其他球员找上门来索要涨薪。”

“他们可能会抱怨:‘我为这家俱乐部打了200多场比赛,赢得过不少冠军,怎么可能一个新来的小孩所拿到的薪水却比我多?’这样的做法会令我们队里的平衡马上被打破,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在2016年,穆里尼奥成为了曼联主帅,他和卢克-肖在老特拉福德的关系紧张。直到2018年12月,穆里尼奥被解雇并被索尔斯克亚取代后,卢克-肖的状态才有了明显的改善。

2013年夏天,凭借欧联杯冠军重返欧冠赛场的切尔西希望为切赫寻找一名本土替补门将,当时是诺维奇头号门将的鲁迪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前一年的8月,鲁迪首次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出场,他希望能在2013-14赛季有稳定的出场时间和出色的表现,以此争取进入霍奇森的巴西世界杯23人大名单。切尔西对鲁迪的表现以及“本土”身份印象深刻,为此在最初开出了一份价值500万镑的报价(300万首付+200万附加费用),但被诺维奇毅然拒绝。切尔西泰然自若,他们认为球员本身是很愿意前往斯坦福桥球场,所以他们把价格提高到接近600万镑。

但问题是,这位26岁门将经过再三考虑后,对转会并不那么感兴趣。鲁迪在其职业生涯早期就有在大俱乐部效力的经验。2005年,他从第四级别联赛球队剑桥联加盟埃弗顿,但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他只为“太妃糖”在英超出场过1次而已。

在2010年以25万镑加盟诺维奇之前,鲁迪曾先后被外借至沃尔索尔、鲁什登钻石、切斯特城、斯托克港(两次)、雷瑟汉姆、布里斯托尔城、克鲁以及马瑟威尔等低级别俱乐部。正是在古迪逊公园的经历,令鲁迪放弃了加盟切尔西的念头。

目前是狼队二号门将的鲁迪曾说:“我在埃弗顿度过了被外借到各种俱乐部的5年时光,我不想重蹈覆辙。我在诺维奇能每周都获得出场机会,26岁的我还是三狮军团成员,有机会参加巴西世界杯。我很努力才争取到在诺维奇的头号门将位置,我不想放弃。”

当鲁迪很明确表示自己的优先考虑时,这笔交易注定胎死腹中。最终,切尔西从邻居富勒姆免费签下了老门将施瓦泽。

但对于鲁迪来说,唯一的问题是——“那个赛季诺维奇降级了,我也落选了世界杯大名单,”他说。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