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素描西班牙港

西班牙港不在西班牙,却在加勒比,是加勒比岛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首都。西班牙港是殖民时期留下的名字。1757年,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老首都圣约瑟夫遭到海盗袭击,损毁严重,当时的总督决定迁都至特立尼达岛西北角的一个海湾内,起西文名曰“Puerto de Espana”,意即西班牙港。后来特多落入英国人之手,首都名字改成英文版“Port of Spain”,一直沿用至今。

炮台山是游客到访西班牙港不可错过的景点,是殖民时期留下的一座要塞。山上留有200多年前英国人安放的几门大炮,一处不大的建筑和一处隐蔽在山石中的弹药库。它于19世纪初建成,此后西班牙港并未发生过任何战争,这些大炮也就无缘经历实战洗礼。炮台山是一座绝佳的观景台。从山顶俯瞰,整个西班牙港一览无余。近处是宽阔的空地女王草地广场,这里碧草连天,树上常年鲜花盛开。在钟花树开花的季节,满树金黄或浅粉,远望如漂浮在山脚的彩云。广场四周毗邻坐落着殖民时期和现代风格的建筑,有、总理府,也有希尔顿饭店和中国援建的国家表演艺术中心。越过广场,是城区闹市,建筑多是两层小楼,近年添了一些高楼大厦,夹杂在一簇簇一丛丛的热带林木间,热热闹闹地伸向远处的大海。

在城里看海最近最好的地方是“水线”,这是一条沿海岸新修的人行海滨道。“水线”不长,却可饱览海上风光。“水线”尽头是海港,港口终日繁忙,渡船来来往往,有去多巴哥岛的,有来往于西班牙港和南部城市圣费尔南多之间的水上出租船,当然还有货船,远处那些万吨级货轮,好似散落在海上的小岛礁。

西班牙港的城区就在山海之间。这里原本是一片瘴疠之地,建城之初只有两条街。19世纪中叶奴隶解放后离开农庄,聚拢到首都寻找新的生活,逐渐形成规模,发展成加勒比地区举足轻重的一座城市。城区街道狭窄,宽如北京的胡同,但有发达的商业,还有现代风格的购物中心。

西班牙港白天车水马龙,晚上也不安静,夜生活在灯红酒绿中展开。这里酒吧星罗棋布,人们最好的消遣就是在一天的劳累后,三三两两去酒吧,享受悠闲,自得其乐。加勒比的热带气候得天独厚,夜晚凉爽,人们挤在露天的街头,喝着,聊着,享受着这些年不断好起来的生活。“街巷中弥漫着蛤蜊的味道/叫卖声和长鼓声让气温升高/花园街对面船员的头脸/已然消失如大海汹涌的波涛/夜总会像萤火虫/在她厚厚的发际闪耀/……”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尔科特在“西班牙港花园之夜”中的诗句。是对西班牙港居民悠闲生活的生动描述。沃尔科特是圣卢西亚人,成年后长期在特多工作与生活,写过不少关于特多的诗作,直到现在他还常住这里,可以说特多是他的第二故乡。

回到女王大草坪,当地人告诉我,这里早年是一座甘蔗庄园。庄园主去世前留下遗嘱,将庄园捐献给西班牙港城,条件是只能作为公共场所供老百姓享用,不能修建任何建筑。他的遗愿有点苛刻,却得到不折不扣地遵守。整个大草坪没有一幢建筑,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草坪广场。人们在草坪上打板球、踢足球、跑步、放风筝、野餐,搭起帐篷举办大型演唱会,举办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将欢乐带给整座城市,西班牙港随着吹拂的海风一起欢腾,快乐的喧嚣在城市背后的山谷中久久回荡。来源国际副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nyunlai.com/,西班牙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