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征服明朝:500年前的西班牙帝国扩张方案

征服明朝:500年前的西班牙帝国扩张方案 原创 米南德 历史心发现1584年,万历皇帝治下的明朝似乎依旧是蒸蒸日上。依靠前任君主留下的有限开关政策与刚刚结束2年的张居正改革,终于积累出大笔白银资本。不仅安然度过了长达百年时间的财政危机,还让濒临崩溃的军政体系也焕发出更多战力。统治明朝数十年时间的万历皇帝

与此同时,却有身居高位的西方神父向国王上书,建议著名的菲利普二世发兵征服明朝。虽然这场站在策划没能获得批准,却在西班牙国内引发了显而易见的路线之争。以至于后人阅读这些文字,常常会觉得双方是在争论内政,而非针对那些东方君主。耶稣会是伊比利亚帝国的重要情报源头

征服明朝的设想,首先由长期访问亚洲的弗朗西斯科-卡布拉尔神父提出。由于身处著名的伊比利亚联盟时代,这位出生葡萄牙的耶稣会教士便直接对西班牙国王负责。从1570年开始,他就一直活跃在传教工作进展很大的日本。但却不满于早期同僚的模棱两可策略,坚持要同行们严格遵循欧洲传统办事。于是在1581年选择离开那里,开始漫长的辗转回家之路却又在葡属澳门滞留数年。有关征服明朝的计划,就是在这座名义上还属于大明皇帝的小城内完成。通过海运送递马尼拉,交由西班牙商务官员转呈国王菲利普二世。抵达澳门前 弗朗西斯科曾在日本工作多年

在书信的开头,弗朗西斯科神父就抛出了非常巨大的利益诱惑。通过罗列那些传教士偶然获悉的不可靠数据,宣称当时明朝的每年财政收入达到了1亿5000万两白银。除去皇帝的私人花销、朝廷的工资消耗与军费开支,尚能留下5000万两收入库存。同时也告诉菲利普二世,已知的明朝府库内藏银至少有2亿两水准。这无疑符合当时人的经济发展观念,即依靠不断加大金属产量,活跃受通货膨胀影响巨大的流通市场。明朝的白银收入和储量 往往被西方观察家所高估

随即,弗朗西斯科又列出了数条征服明朝所能获得的巨大收益。例如搬出西班牙帝国内部的政治正确,认为有利于天主教在广袤亚洲的顺利传播。其次就是从个人声望角度下手,希望菲利普二世能通过胜利而留名青史。当然也不忘继续强调,西班牙可以通过取得白银储备、开拓大规模贸易和征收新关税等措施,进一步强化自身的经济霸权。言下之意就是拿下明朝对帝国是百利而无一害。菲利普二世坐拥西葡两国的全部海外领地

为了继续强化君主的动武决心,这位有着丰富亚洲履历的神父又接着点出了许多明朝缺陷。特别是在技术层面,既没有善战的贵族阶层领导,大部分居民也因禁止携带武器而没有什么军事经验。加上火炮落后与不习惯使用更好的铜制弹药,进而让城防系统的设计也严重滞后。不能与时俱进的建造低矮棱堡,反而进一步需要增加墙体高度,使得自身结构更为脆弱。至于朝廷施的高压管控,也容易在自己遭沉重打击时激发民变。明朝的军事水平 同样为西方观察家们所轻视

当然,这位神父还谈及征服明朝所需的花费成本。认为只要有7000-10000人的兵力,就可以完成大部分作战任务。首先以西属美洲和葡属印度作为大后方,再以靠近前沿的吕宋岛与马六甲为交通枢纽。通过无可争议的海权优势,将所需人马运抵广东海岸,并将葡属澳门作为前进基地。为了适应沿海及内陆水系的战斗,特别需要准备大量桨帆船供远征军使用。一旦夺取了省城广州,就能在明朝内部营造出爆炸性效果。若由于经济和运力因素而无法做到完全投送,则可以从日本基督徒中招募廉价炮灰。弗朗西斯科的方案 只要求万名士兵出征明朝

最后,弗朗西斯科还是以政治正确收场。强调明朝的闭关自守特质,不仅有碍正常贸易发展,还经常对造访的西葡两国来客进行侮辱性限制。由于这些违反人权的行为,理应受到西班牙帝国的军事制裁。马六甲主教同样建议西班牙军队进攻中南半岛

事实上,这位弗朗西斯科并不是唯一建议征服明朝的帝国官员。也是在1584年,时任马六甲主教的若昂-李贝罗-卡耀神父,也向菲利普二世提出亚洲远征方案。建议国王再出动4000军队和第二支舰队,攻打马来半岛上的北大年王国和中南半岛的暹罗王朝。以便作为震慑明朝的大型基地。西班牙直属的吕宋和美洲都不赞成出兵明朝

不过,两位葡萄牙神父并没有料到,他们的上书很快遭到西班牙官员反对。常驻墨西哥总督区的何塞-德-阿科斯塔就亲自撰文,从法理角度驳斥了许多关于应攻打明朝的理由。他首先认为朱家天子的闭关自守作风,却并没有完全阻碍伊比利亚联盟的尚武或传教活动。尽管也认为明朝不讲人权,但对自己的臣民也一视同仁,算不上是针对外国人的特别措施。但在此种不利的氛围中,还是让葡萄牙商人暂居澳门,并给利玛窦等耶稣会成员开了绿灯。其次就是明朝的体量过于庞大,远超西班牙帝国之前遭遇过的任何对手,因而存在史无前例的巨大风险。况且明朝的居民也不是摩尔人或土耳其人这类世仇,完全属于是有希望达成共识的对象。明朝的庞大体量 是远征反对者的重要借口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何塞还是向菲利普二世表明了帝国所应坚守的底线。既维护伊比利亚臣民在澳门的商业利益,甚至建议向当地增派驻军数量。如果明朝当局以武力进行威胁,那么帝国也就有了合乎情理的开战理由。最终 西班牙帝国没有向远东派出军队

今人看到这些500年前的争辩策论,或许会感到一种不可言表的似曾相识。但就本质而言,无论赞成或反对征服明朝,都不过是西班牙帝国内部的路线之争。弗朗西斯与若昂的大胆提议,无疑对臣服马德里宫廷的葡萄牙人最为有利。通过对珠江三角洲乃至整个岭南地区的征伐,升格以澳门为核心的葡属领地价值。区别仅仅是前者的计划更加激进,后者的补充较为保守。但在何塞这样的西属美洲官员看来,以上设想都是在抢自己的蛋糕。只要现状没有发生改变,那么美洲和菲律宾就会继续扮演对明朝贸易的核心。所以反对征服明朝,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至于四年后的无敌舰队折戟英伦,根本不能说明西班牙帝国已丧失了远征能力。万历时期的明朝宫廷

此外,在澳门生活多年的弗朗西斯科,还是在字里行间透露出许多万历时期的国家风貌。不论隆庆开关吸纳了多少白银资本,张居正改革如何强化了帝国财政,都没能让全社会拥有更多活力。西洋武器技术的引进,也没有让外人眼中的明军变得强大而可畏。乃至西班牙帝国的这些内部争论本身,也点出了紫禁城方面根本无法掌握国际主动权的残酷现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nyunlai.com/,西班牙队

Write a comment